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服务 > 技术资料

IDC:供应商对信息技术实施服务的投资将增长

本期看点:

一、二战之后欧洲的产业政策:我们学到了什么?(七)

——二战后,西欧工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产业政策的及时调整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上世纪80年代,欧洲国家在钢铁、纺织等传统产业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演变而由盛转衰之时,通过调整产业政策,成功地促进了新兴产业发展和传统产业转型。本文以时间为主线,探讨了二战之后到全球金融危机这段时期的西欧国家产业政策的演进历程,以大量的公司案例,详细介绍了英国、法国和德国这三个国家产业政策的演变。希望能为我国工业转型升级时期产业政策的制定提供有益借鉴,特别是为化解结构性问题、发展新兴产业和自主创新等方面的政策制定提供参考。

二、国家政策推动下的阿根廷电子商务市场(上)

——最近几年,阿根廷电子商务市场得到迅速发展。2012年,阿根廷电商营业额达到了167亿比索(约为33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4%,成为拉美地区2012年增幅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这一方面得益于国家为推动该领域发展所实施的各项措施,另一方面则与阿根廷互联网普及率大幅提高有关。

三、IDC:供应商对信息技术实施服务的投资将增长

——IDC预计,供应商对信息技术实施服务的投资将增长,今年的增长率可达到4.3%。

 


二战之后欧洲的产业政策:

我们学到了什么?(七)

编译: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

德国航空制造企业战前处于欧洲领先地位,战后禁令解除后,这些企业非常急切地想重回霸主地位。他们从弗朗茨吩忌蚍施特劳斯(Franz-Josef Strauss)那里获得了大量赞助。

弗朗茨吩忌蚍施特劳斯于1956年至1962年出任联邦德国国防部长,后任巴伐利亚州州长(很多航空制造企业源于此地),他为振兴德国航空制造业做了很多工作。

德国振兴航空制造工业的第一步,就是为持有洛克希勒战斗机(Lockheed Starfighter)制造执照的制造商与美国进行谈判。德国政府于1962年开始支持民用飞机项目,但是进展缓慢,部分原因是因为德国在60年代有7家独立民用飞机制造商,产业比较分散。VFW是其中的一家,他们与荷兰的福柯公司(Fokker)建立了合作关系——生产短途客机VFW614。但是这个产品并没有获得成功,在耗费了纳税人1亿马克之后被取消。

20世纪60年代末期开始了第一波精简化浪潮,由此创建了MBB(Messerschmidt-B鰈kow-Blohm)公司,也是这家公司连同VFW和道尼尔公司(Dornier),成为空中客车国际财团的德国合伙人。一家名为德国空中客车有限公司(Deutsche Airbus Gmbh)的企业成立了,施特劳斯(Stauss)担任了董事会主席。德国飞机制造业仰仗于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支持,它不同于煤炭挖掘业,这是德国政府发放补贴最多的产业。

Otto Keck写道:“联邦政府开始为科技承担责任而犹豫,因为核能、航空宇宙、电子数据处理等产业上所资助的项目收益并不高”。但如果德国在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对“不干预主义产业政策”的初步尝试是失败的,它的经济也不会产生如此成功。

欧洲层面的产业政策

纵观英国、法国和德国在60年代-70年代所实行的产业政策,都带有强烈的本国色彩。尽管这些政策都有跨界合作,比如协和飞机和空中客车,以及失败的优利达(Unidata)公司等。当然,也有些政府间签署的协议并没有涉及到“欧洲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罗马条约》(The Treaty of Rome)中,并没有包括任何有关产业或技术政策的条款。

欧洲国家还在《罗马条约补充条约》中设立了机构——欧洲原子能共同体(European Atomic Energy Community,Euratom)。这个机构旨在为核研究提供合作平台,而实际上,所有欧洲国家的核研究都由政府开展,而越过了Euratom这个组织。

欧洲20世纪60年代中期所实行的第一个技术政策,是通过组织Prest(Politique de Recherche Scientifique et Technologique)在各成员国之间推出相同的、通用的研究政策。

各国在这个时期提出了各种计划,其中包括英国首相哈罗德吠罚℉arold Wilson)的提议:英国可以向欧洲贡献出自己在航空和电子方面的高端人才。除去这个方面,威尔逊也警告欧洲各国,认为欧洲面临“工业化奴隶”的问题,这是因为欧洲产业“仅生产现代经济中的普通设备,但是这将会使欧洲国家过度依赖美国生产的特殊设备,而且这种需求将会在70-80年代增加”。威尔逊希望,他的看法可以加强英国在欧洲共同体市场中的分量。但是他的提案,与他的前辈哈罗德仿罂死迹℉arold Macmillan)一样,遭到了戴高乐将军的否决。威尔逊在研究上的提案没有得到其他欧洲国家的支持。

Prest委员会也取得了某些进展,Altiero Spinelli在1970年当选Prest长官导致了在研究和技术领域合作的更加大胆的计划。尽管Spinelli关于“在成员国同意的基础上加强集权的程度”的提议并没有得到任何响应,他的继任者Ralf Dahrendorf采取的是更加实际的方法。

20世纪70年代早期,一个框架项目通过欧洲科技研究领域合作中心(European Cooperation in the Field of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Research,COST)的方式建立。通过COST,欧洲各个国家会同欧盟委员会可以共同为联合研究项目出资。

对研究项目进展产生最大影响的障碍主要是各国政府,特别是大国政府,不愿意将本国利益屈从于整个欧洲利益。某观察家曾指出,“20世纪60年代欧洲国家间技术合作的失败,主要是因为欧洲各国都想切出自己的‘蛋糕’,然后独自享用。”

每个国家都想占技术合作的便宜,获得研究结果,而又不想付出任何的政治成本,但是这些政治成本是必须要付出的。只有这样,这些研究成果才不会被瓜分。这些政治成本包括取消对“战略性”技术公开市场中国有企业的保护、越来越依赖于欧洲邻国的明确意愿,以及在国家技术项目失败后对效仿美国模式的做法进行修正。

从欧洲航天技术领域合作计划的破产便可以看出,欧洲技术合作方面存在很多障碍。在1961年,六个欧洲国家——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和比利时成立了欧洲运载火箭研究机构(ELDO),一年之后又建立了欧洲空间研究机构(ESRO)。但由于缺乏明确的目标,这些机构都没有取得较大进展。在60年代末,欧洲空间项目变得一片混乱。

这时,欧洲委员会开始努力促成欧洲产业政策。这方面的第一份委员会文件——1970年的《科隆纳备忘录》指出美国的大量投资已涌入欧洲,特别是欧洲的高技术行业,欧洲企业要警惕不能局限于“传统”(即低技术)领域。

备忘录还指出,欧洲共同市场中内部关税的降低,其主要受益者是消费品生产商。“应用了重大新型技术的产业将不会感到相同的来自关税联盟的益处,因为他们的发展依赖于公共资金和订单。他们无法轻易地从国内市场走出来”。文件建议,可以通过修改公司法使跨国公司的建立变得更加容易。

《科隆纳备忘录》并没有促成具体的行动。但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由于欧洲遭遇了钢铁危机,欧洲对于合作解决产业问题的愿望变得更加强烈。曾经的欧洲煤钢共同体拥有对欧洲钢铁行业的监管权。继1974/75年经济衰退后,钢铁行业的需求严重下滑,使得欧洲的钢铁生产商陷入了艰难的境地。

对此,欧洲委员会不得不做出回应。根据负责钢铁行业的欧洲委员会委员艾蒂安?达维尼翁的名字命名的“达维尼翁计划”( Davignon Plan)于1977年实施。该计划对钢铁企业的定价进行严格监管,对新产能进行抑制,从而达到稳定市场、调节产能与预期需求的目的。

除了钢铁产业,那段时期还有很多其他行业同样面临着困境,需要欧洲委员会的帮助。正如一位评论员所指出的,欧洲企业和他们的政府对于所谓“夕阳”行业(如钢铁和造船),他们已准备好接纳一种泛欧洲的解决方案,但对于“朝阳”行业(如计算机),他们却将其置于国家控制之下。

然而,1978年到1982年间,在欧洲委员会任职的最具影响力的人物达维尼翁。达维尼翁相信共同体的行动对于促进产业增长、推动处于困境中产业的结构调整都具有重要意义。他说:“在航空工业、数据处理和其他领域,开放市场、共享工业生产能力对于达到参与国际竞争所需的规模是十分必要的。”达维尼翁是建立新的技术合作框架的发起者,该框架于20世纪80年代初步成型。

(未完待续)

国家政策推动下的阿根廷

电子商务市场(上)

译自:2013年9月21日【俄罗斯】CNews

编译: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  张冬杨

最近几年,阿根廷电子商务市场得到迅速发展。这一方面得益于国家为推动该领域发展所实施的各项措施,另一方面则与阿根廷互联网普及率大幅

 
   

提高有关。

图1  2001-2013年阿根廷电子商务市场规模(百万比索)

资料来源:阿根廷电子商务协会,2012

从电子商务市场规模上看,阿根廷在拉丁美洲排在第三位(仅次于巴西和墨西哥),在北美和南美洲排在第五位。

阿根廷电子商务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阿根廷电商营业额达到了167亿比索(约为33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4%,成为拉美地区2012年增幅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最近五年里,阿根廷电子商务市场平均增速高达40.3%,其市场规模占整个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的比例接近8.7%。

另外,专家认为,互联网普及率也是分析电子商务市场发展情况主要指标。据互联网数据统计机构Internet World Stats显示,阿根廷互联网普及率超过66%,

 
   

远远高于拉美地区平均水平(56%)。

图2  俄罗斯和阿根廷互联网普及率对比

资料来源: Internet World Stats,2012

阿根廷网民数量迅猛增长主要与政府所采取系列促进措施有关。最近十年,阿根廷政府实施了多项旨在扩大互联网接入总量的规划,重点包括由阿根廷计划部负责组织的《阿根廷智能城镇发展规划》、由现任总统克里斯蒂娜于2010年启动的《平等连接计划》。

上述规划实施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增加全国国民接入互联网数量和降低互联网提供商的服务成本。这些规划在实施过程中均拥有相关的法律保障和来自国家的

 
   

资金支持。

图3  2001-2013年阿根廷互联网用户数量(百万人)

资料来源:阿根廷电子商务协会,2012

从2001-2012年,阿根廷互联网用户从370万人增长到2800万人,增幅达到656%。根据政府规划,2016年,互联网普及率将达到75%,这一比例将使阿根廷成为拉美地区互联网普及率最高的国家。

截至2012年底,阿根廷政府用于上述规划的开支约为2.75亿美元。同时,政府也正在努力吸引来自信息和通讯技术领域的私人投资。

需要指出的是,阿根廷政府的优先发展方向之一是提高就业和降低失业。尽管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使阿根廷经济形势变得更加复杂,但阿根廷仍然成功地实现了既定目标。据最新数据显示,电子商务领域就业人数达到了12万,占到全国就业人口的1.1%。

(未完待续)

IDC:供应商对信息技术

实施服务的投资将增长

译自:2013年9月5日【德国】www.it-business.de

 

 
   

编译: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  李丹宇

—转至 IT国际快讯 第987期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2-15 17:49:04  【打印此页】  【关闭
  • 蜀ICP备14010983号 版权所有©2016 成都市电子信息行业协会
  •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
  • 服务热线:028-85327287


Powered by MetInfo  5.2.1 ©2008-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