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服务 > 技术资料

二战之后欧洲的产业政策_我们学到了什么?(五)

本期看点:

一、德国中小企业第三季度IT云指数报告

——Techconsult咨询公司发布的德国中小企业第三季度IT云指数报告显示,棱镜事件对德国云计算市场的影响依然没有消散。在选择云计算的障碍方面,得票最多的依然是数据安全问题,排在第二位的是失去对企业IT系统的宏观控制。总体来看,棱镜事件爆发之后,反对或者质疑云计算的企业数量有所增多。为重获企业用户对云计算的信任,云计算行业必须向着市场透明、细节明确的方向发展,再就是云服务供应商的安全性一定要可持续。

二、二战之后欧洲的产业政策:我们学到了什么?(五)

——二战后,西欧工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产业政策的及时调整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上世纪80年代,欧洲国家在钢铁、纺织等传统产业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演变而由盛转衰之时,通过调整产业政策,成功地促进了新兴产业发展和传统产业转型。本文以时间为主线,探讨了二战之后到全球金融危机这段时期的西欧国家产业政策的演进历程,以大量的公司案例,详细介绍了英国、法国和德国这三个国家产业政策的演变。希望能为我国工业转型升级时期产业政策的制定提供有益借鉴,特别是为化解结构性问题、发展新兴产业和自主创新等方面的政策制定提供参考。

德国中小企业第三季度IT云指数报告

译自:2013年8月6日【德国】www.it-business.de

编译: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  李丹宇

德国中小企业IT云指数报告,是Techconsult咨询公司对云计算在德国中小企业中的应用情况进行调查后得出的结果。

2013年第三季度的中小企业调查报告显示,棱镜事件对德国云计算市场的影响依然没有消散。在选择云计算的障碍方面,得票最多的依然是数据安全问题。

与此相应,企业在选择云计算供应商时最看重的几个标准分别是供应商是否有完备的安全措施、商业信誉是否良好、计算中心是否安全等。对总部以及计算中心都在德国的云计算供应商来说,这是个利好消息。

云服务咨询方面,专业媒体、企业咨询以及信息门户网站是企业获得云计算相关信息的主要来源,了解云计算以及企业自身的情况是企业安全、透明地引入云计算技术的关键。

中小企业的担忧

2012年第四季度,中小企业对于数据安全的担忧就在调查结果中初见端倪。在那次调查中,中小企业对于安全解决方案的需求出现了明显上升。今年的调查中,云服务的安全问题再次以67%的得票率成为企业选择云计算的首要障碍。

图1:中小企业引入云计算最大的障碍调查

来源:www.it-cloud-index.de

排在第二位的是失去对企业IT系统的宏观控制(60%):有这一担忧的企业主要是规模较大、与德国云服务供应商有跨国合作关系的企业,他们担心一旦失去了对IT系统失去控制,如果德国云服务供应商实际上使用的是外国云服务的话,企业就会有安全以及法律方面的隐患。

除此之外,企业还担心引入云解决方案的法律框架调节和规定不够完善(56%)。如果云解决方案的透明度不符合法律(例如《合同法》、《数据保护法》、《责任法》)的规定,那么企业在使用解决方案之后就要面临一系列问题;使用定义不够明确的云计算服务可能带来的法律问题(例如违反数据保存、删除日期的规定)也让企业非常头疼。

还有不到一半的企业认为,许多云服务供应商至今都没有完全公布云服务的编程接口,给企业从云端下载数据和系统造成不必要的困难。

总体来看,棱镜事件爆发之后,反对或者质疑云计算的企业数量有所增多。

德国云计算供应商崛起的契机——经验丰富、态度严肃、保证安全

为重获企业用户对云计算的信任,云计算行业必须向着市场透明、细节明确的方向发展。71%的受访企业认为,在选择云服务供应商时最重要的标准就是安全一定要过关,最好有第三方(例如ISO 27001)的认证。这种证明能够有效赢得企业用户的信任。

第二重要的是云服务供应商的安全性一定要可持续,企业用户希望云服务供应商有足够的流动资金、过硬的技术、优秀的参考项目以及杰出的创新能力,这样企业才能真正长期受益于云计算服务。

56%的受访企业优先选择“德国制造”的云服务,即计算中心在德国的云服务;还有接近50%的受访企业表示,他们只跟总部位于德国的云计算供应商合作——这充分说明了德国云计算供应商的竞争力。

监听丑闻使得德国的云计算供应商搭上了快速发展的顺风车,未来总部和计算中心都设立在德国的云计算供应商的发展前景一片大好。欧洲最大的软件制造商、总部位于德国的SAP股份公司今年云计算领域的生意实现了三位数的增长,今年的总销售额有望创造新纪录,达到10亿欧元。

图2:中小企业选择云计算供应商的标准调查

 

 

 

来源:www.it-cloud-index.de

Techconsult咨询公司的分析师Max Schulze认为,SAP公司只是众多例子中的一个,表明棱镜事件不仅没有对德国和欧洲云计算供应商的业绩造成经济损失,反而带来了更多的业绩。

Max Schulze 说,“美国情报机构的监听丑闻对美国地区的云服务和供应商造成了相当消极的影响。实际上,云技术有很多优势,尤其是在帮助企业提高办公灵活性以及降低成本方面。但如果一些基本的问题没有解决的话,例如数据保护标准、产品细节的标准以及公司区位方面的问题,那么这些优势就难以实现。棱镜事件为生产‘德国制造’的云服务、有明确标准的德国云计算供应商带来了新的发展动力。”

“众所周知,使用云计算技术可以帮助企业提高效率。所以,现在已经使用云计算的企业中出于安全原因的考虑直接放弃云计算的企业数量不会太多,他们只会改用安全系数更高的云计算服务,比如来自《数据保护法》较为严格的德国的云计算服务。德国的云计算供应商要做的就是充分利用这次机会,提供严格遵守法律相关规定的、让人信任的云产品。”

有准备地引入云计算服务由于IT专业人才太少、云计算服务的种类多,所以企业在选择云计算服务的时候总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为了拨开这层迷雾,59%的企业选择在IT专业杂志上了解云计算和企业使用云计算的知识;43%的企业采取向外部云计算顾问咨询的方法。

虽然云计算顾问的价格不菲,但是通过咨询,企业可以引入完整的云计算服务,咨询的花费能与使用合适的云计算方案后节省的费用抵消。咨询服务包括企业IT资源的IST分析及帮助企业评估其真正需要购买的云计算设备。另外,还有38%的企业在信息门户网站、专业网站上了解云计算方面的知识。

二战之后欧洲的产业政策:

我们学到了什么?(五)

编译: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

由于高管和打交道的政府官员同是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校友,法国通用电气公司和汤姆逊公司逐渐成为法国工业核心的寡头。20世纪60年代末,大量兼并收购使法国的主要工业更加集中,每个行业渐渐发展出两到三家行业领袖。一些大型法国公司,如米其林(Michelin)和标致(Peugeot),由于是家族式企业,与政府几乎没有直接联系。而其他大公司则依靠政府帮助,或是参与到“宏伟计划”中,或是成为政府机构的供应商。

戴高乐总统卸任后,蓬皮杜上任,任期从1969年开始到1974年去世止。蓬皮杜保留了戴高乐大部分的产业政策,但他比戴高乐更加务实,也不那么痴迷于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这一目标。蓬皮杜上任不久即决定接受法国电力公司EDF(Electricit?nbsp;de France)的建议,在法国核电项目中使用美国西屋公司(Westinghouse)设计的轻水反应堆。此举遭到了法国原子能委员会的反对,该委员会希望坚持使用法国自主研发的石墨气反应堆,但法国电力公司及其供应商担心技术上的孤立会使潜在的出口市场迅速消失。

法国的核能投资始于蓬皮杜时期,1973年-1974年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加快了步伐。核能项目由政府牵头,两个政府所属机构(法国原子能委员会和法国电力公司)和两个承包商(当时由法国原子能委员会和施耐德共同控股的法马通公司和法国通用电气公司的子公司阿尔斯通)合作完成。

蓬皮杜在任期间上马的另一个全国项目是法国高速列车(TGV),该项目同样是由国有的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NCF)和私有承包商阿尔斯通共同完成的。高速列车不仅成为法国工程技术实力的象征,也是法国模式兴建大型基础设施的典范,“由少数功底过硬、影响力极高的技术精英推动完成,这些精英通常是同所大学的顶尖毕业生,校友网络遍布政商两界”。

只有在核能或高速列车等基础工业行业并且客户是政府或政府下属机构时,法国产业政策才最富成效。终端用户分散、政府影响力小的行业中,法国模式则不尽人意。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计算机行业,直至1971年,法国国际信息公司离建立之初设定的目标仍然相去甚远,在被IBM占领的法国计算机市场上份额十分有限,在欧洲其他国家也鲜有分支机构。

1971年,法国政府启动计算规划的第二阶段,为法国国际信息公司扩大产品范围提供了进一步的必要支持。恰逢此时,与欧洲合作的机会出现了。德国的西门子公司此前以自有品牌的计算机打入了计算机市场,但60年代初期,西门子计算机逐渐被淘汰,在德国市场的占有率仅5%多一点。1964年,西门子与美国无线电公司RCA(Radio Corporation of America)签订许可和供应协议后,开始用自己的品牌销售后者的Spectra系列计算机。

然而,1971年,IBM宣布改进360系列产品,疲于追赶IBM的美国无线电公司终于决定退出市场。于是,在重新寻找供应商时,西门子把目光投向了法国国际信息公司。西门子向法国政府提交了合作计划,该计划后来又吸收了荷兰的飞利浦公司(Philips)。

三家欧洲企业共同成立的Unidata公司看似前途光明,却在一开始就深陷泥淖。各方对于产品战略和公司组织结构的意见存在分歧,始终无法达成一致。其实,如果三方把松散的合作关系改为成立自主经营、独立管理的公司,也许能够成功。但这样的话,法国在新公司中所占股权最多不能超过25%,法国政府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Unidata公司最终于1974年解散。

此时,法国政府有机会能够进行一场更加满意的谈判——与布尔重修旧好。自1964年起,布尔公司归通用电气所有。与美国无线电公司遭遇相同,在与IBM的竞争中通用电气根本无法获利。1970年,通用电气把包括布尔在内的计算机业务出售给另一家美国企业——霍尼韦尔公司(Honeywell)。霍尼韦尔愿意参与成立由法方掌握多数股权的法国企业。

1975年,德斯坦任法国总统后,国际信息-霍尼韦尔-布尔公司根据协议正式成立了。其中,霍尼韦尔控股47%,其余股权归法国政府和法国通用电气公司所有(法国通用电气的另外两家股东汤姆逊和施耐德已退出)。德斯坦政府并不像前两届政府那样醉心于培养国家领军企业,虽然政府同意给予新公司四年期的支持,但希望到期后新公司能够独立发展。

1974年,德斯坦就任时决意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降低法国工业对国家财政支持的依赖度。产业政策的目标减少了,转而把重点放在发展有潜力的市场上(la politique des cr閚eaux),即寻找法国公司有希望在全球市场上占领相当份额的领域。同时,德斯坦政府愿意在能够带来价值的行业促进同美国企业的合作。以半导体行业为例,政府不想完全依赖汤姆逊一家,所以引进了其他参与者,有的与美国生产商合作建立了合资企业。新进入行业的企业中,有一家是汤姆逊在国防电子领域的对手马特拉(Matra),还有一家是以生产玻璃和建材著称的大型工业集团圣戈班(St Gobain),这也是圣戈班第一次进军毫无经验但较传统业务更具增长前景的领域。

 

                                                                                                                                                             —转至 IT国际快讯 第985期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2-15 17:55:26  【打印此页】  【关闭
  • 蜀ICP备14010983号 版权所有©2016 成都市电子信息行业协会
  •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
  • 服务热线:028-85327287


Powered by MetInfo  5.2.1 ©2008-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