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服务 > 技术资料

诺基亚的没落令韩国不安

本期看点:

一、二战之后欧洲的产业政策:我们学到了什么?(一)

——二战后,西欧工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产业政策的及时调整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上世纪80年代,欧洲国家在钢铁、纺织等传统产业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演变而由盛转衰之时,通过调整产业政策,成功地促进了新兴产业发展和传统产业转型。本文以时间为主线,探讨了二战之后到全球金融危机这段时期的西欧国家产业政策的演进历程,以大量的公司案例,详细介绍了英国、法国和德国这三个国家产业政策的演变。希望能为我国工业转型升级时期产业政策的制定提供有益借鉴,特别是为化解结构性问题、发展新兴产业和自主创新等方面的政策制定提供参考。

二、诺基亚的没落令韩国不安

——微软收购诺基亚在韩国是一大新闻。“如果三星电子发生异变,韩国经济会怎样呢?”看到诺基亚的转让,韩国产业界的这种声音陆续出现。诺基亚在芬兰产业界的地位举足轻重。高峰时,诺基亚一家公司就占据芬兰上市公司总市值的70%。而三星电子占本国股市总市值的比率虽不及高峰时期的诺基亚,但对韩国经济来说同样是举足轻重。可以说,韩国经济中,“三星诺基亚化”现象正在发生。因此,诺基亚的转让,对韩国来说,总感觉是一个沉痛的消息。

 


二战之后欧洲的产业政策:

我们学到了什么?(一)

编译: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

由于近期欧洲一些国家重新燃起对产业政策研究的兴趣,所以本文主要研究和总结早期欧洲产业政策的经验。二战后,欧洲产业政策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始于20世纪60年代,在这一阶段,一些欧洲国家的政府,特别是英国和法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试图打造能带动国家经济健康发展和引领产业走向的大型领军企业。这一时期,高技术产业中的航天和计算机行业被列为重点产业。对于这些高技术产业的关注,希望缩小欧洲同美国的“技术差距”是重要原因之一。当时还有一个理念广为流传,就是认为“规模”是国际竞争力的关键。

总的来说,第一阶段的政策干预是不成功的。政策制定者似乎过分强调了市场失灵的风险和成本,同时低估了政策失灵所带来的风险和成本。当时还有一个错误的假设,即一个国家需要某些特定的技术,而获取这些技术需要集中规划,而不是通过竞争的市场。但别忘了,错误的产业政策会给纳税人带来较高的成本。

第二阶段始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英国率先从“重点扶植”的产业政策向“一视同仁”的产业政策转移,旨在改善所有企业的经营环境。无论是在国家层面还是整个欧洲层面(通过单一市场计划),都越来越强调竞争。政府对于产业的扶持力度减弱了,以前受到保护的行业如电信和电力部门也进行了部分的私有化。同时,欧洲建立了新的秩序和制度,即框架项目(Framework Programme)和欧洲研究协调机构Eureka,其目的是促进欧洲在研究领域的政府间合作。

20世纪90年代中期,信息技术的发展使美国的生产效率迅猛提高,这让欧洲国家的政府重新思考自己的产业政策。欧洲国家政府的政策是鼓励基于美国模式的高技术企业的成长,从而带动风险投资产业的发展,使年轻的公司接触股票市场变得更加可行。

尽管在21世纪初期,欧洲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是同美国的生产率还存在很大的差距,在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等高科技领域,欧洲的企业落后于美国同行(航空航天产业的“空中客车”是个例外)。由于制造业向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转移,在欧洲引起越来越多的对“去工业化”的顾虑。

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加剧了欧洲国家的忧虑,欧洲国家纷纷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汽车制造等产业提供短期援助。同时,政府也在考虑,就长期而言,是否需要一个更加激进的产业政策。有些经济学家建议出台一个针对具体部门的复兴政策,以避免再犯以前的错误。

本文中所描述的事件,会让我们对政府通过直接干预来提高竞争力,以及政府选择优势技术和产业的能力产生怀疑。文章的主要结论是:产业政策应该是横向的,而不应当局限于某一部门,产业政策还需要与其他的政策和制度相结合,以鼓励竞争、激发创新,从而促进产业发展。

一、简介

二战以后,西欧的产业政策经济了两个阶段,现在处于第三个阶段的初期。在第一阶段,政府试图通过有目的的直接干预政策,来推进产业进步和企业发展。为此,政府采用了不同的政策工具,如向研究与开发提供补贴、有选择的政府购买,以及促进企业兼并等。

第二阶段始于20世纪80年代,一直持续到21世纪初期。在这一阶段,政策向横向政策转移,目标是改善所有企业的商业环境,并且更加依赖竞争。在这一阶段,欧盟范围内的经济深度融合:阻碍跨境贸易和投资的障碍被取消;电力和电信等国家控制的行业实现了部分私有化;政府对于本土企业的保护和支持能力受到限制。

面对2008-2009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欧洲国家的政府不仅对银行进行资金支持,也对其他产业,主要是因需求下降而受到严重影响的汽车产业给与财政支持。政府的这些行为看似是对特定行业采取的特殊措施,但实际上体现了政府帮助和挽救对国家至关重要的产业的强烈意愿。在金融危机之前,制造业向中国等新兴国家转移,引起国际劳动力分工发生变化,导致欧洲各国政府对欧洲产业部门是否有能力进行相应的调整产生疑虑。这一点似乎在证明,政府的参与对加快知识密集型产业的发展,以应对低人工成本国家所带来的挑战十分必要。

如何定义政府的角色,以及如何在横向的产业政策和针对部门的产业政策之间寻找平衡,是大西洋两岸国家争议很大的话题。本文的主要内容是回顾二战以后欧洲产业政策的演进过程。文章将从国家层面(主要是英国、德国、法国)和欧洲层面来探讨产业政策的走势,并通过美国、日本以及欧洲的经验,总结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看看哪些政策在现有形势下是有效的。

定义

定义产业政策可以有多种不同的方法。本文中,产业政策是指政府为了达到产业效果而采取的措施,这些措施所产生的效果不同于市场发挥作用所产生的效果。这些措施可以是横向的,即对所有行业中的企业产生影响,也可以是针对某些特殊行业或者企业的。

对于后者,即针对某些特殊行业或企业,所采取的措施包括:通过政府支持,促进新生工业或者刚起步的工业的发展,使它们具有良好的盈利能力,并且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对于能够创造大量就业和出口的产业、与国防相关的产业,以及可以向全社会提供技术的产业,政府提供支持进行重新调整和现代化改造;通过政府引导的合并,形成国家级领军企业;对处于困境的企业进行援助。

此外,产业政策和技术政策紧密相关。技术政策指政府采取的,能够鼓励先进技术发展和使用的政策和制度。这里,政策工具可以是横向的,即影响所有企业的,例如对于科学和研究的税收激励,也可以是针对具体的某个产业,例如对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所采取的产业政策。

本文把产业政策和技术政策放在一起考虑,是因为产业政策和技术政策的目的都是提高产业的整体业绩,并且在二战之后,欧洲一直在广泛采用产业政策和技术政策相结合的方法。

采用产业政策的理论根基是应对市场失灵,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对于基础科学研究(主要在大学和公共实验室)的资助,是由于市场中私有企业的竞争往往不能产生对于研究的足够的投资。即使存在有效的专利系统,成功的研发人员往往不能得到其发明所带来的全部好处;他们的发明成果与消费者和效仿者共享。所以,基础研究所带来的社会效益超过了私有企业对于开发研究的收益。对于产业政策争论的一个中心问题是市场失灵多大程度上能证明政府的干预政策,对于创造或者扩大潜在的对于经济有价值的、私人企业往往不愿意对其进行投资的产业的合理性。其他影响产业业绩水平的政策,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同产业政策重叠的政策,包括竞争政策、贸易政策以及教育和培训政策。在国际贸易准则规定的范围内,政府可以选择给与内部竞争和来自于进口的竞争的程度,来刺激产业效率增长,政府也可以规定外国公司在本国所扮演的角色。对于教育和培训,每个国家对于技术人员的供给和组织结构各不相同,大学对于提供劳动力的程度也不相同。在所有这些方面,国家政策至少可以像产业政策一样,对产业结构和产业的业绩水平产生影响。

二、第一阶段:20世纪50年代到20世纪80年代

1945年以后,欧洲政府面临的首要任务是修复并重建战争中损坏的经济。而要经历的长期挑战是借鉴和运用美国企业在二战前和二战中技术和组织创新成果,来提高生产率,使其更加接近美国水平。在钢铁行业,早期的优先领域是安装带钢热连轧机,美国为了给汽车制造商提供制造高质量的钢板,已经广泛采用了这项技术。无论这些企业是否为国有,大多数的欧洲钢铁公司都得到了资金上的支持,有些资金来自促进工厂进行现代化改造的马歇尔计划基金。

其他能够促进经济健康发展的基础产业,如煤炭、电力和铁路,在战后早期也得到了欧洲政府给予的支持。其中的一些产业由国家接管,并且在20世纪8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的私有化之前一直都属于公有部门。

20世纪60年代,欧洲政府对于产业政策的积极性,部分原因是想缩小欧洲和美国之间的“技术差距”。欧洲的企业在航空航天和电子等高科技领域,同美国竞争者相比正在逐渐失去其领地,缩小这些差距需要政府的支持。同时,欧洲的一些传统产业,如纺织和造船业也受到来自低劳动力成本国家的重创。一些欧洲国家政府试图通过国家资助的精简计划,来放缓这些产业下行的速度。在1973-1974年石油价格高涨之后,为了修复受损的产业,产业政策的防御性变得更加明显。这段时期,由于钢铁以及化工行业的一些分支领域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来自于欧洲国家政府和欧洲委员会的干预性的调整措施显得非常必要。

二战后30年,作为欧洲的三大国家,英国和法国是产业政策的积极执行者。在英国,这些干预政策主要在工党执政期间发生,而保守党的政治辞藻却是“不干预”。在法国,如在一战过后一样,政府负责经济重建的监督和给予资金支持。在法国历史上,政府对于产业的扶植由来已久,需要追溯到17世纪的Jean-Baptiste Colbert,。二战后,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期间,法国政府对于“Colbertist”方式也比较推崇。由于英国和法国都面临失去其海外市场的威胁,它们采取积极的产业政策,也是想保持自己的世界强国地位。

(未完待续)

诺基亚的没落令韩国不安

译自:2013年9月9日【日本】JBpress网站

编译: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  王喜文

微软收购诺基亚在韩国是一大新闻。在三星电子的强大攻势之下,诺基亚业绩快速恶化,韩国自己也认为,“诺基亚的没落”并非事不关己,而且还对此增加了些许不安。

微软收购诺基亚的新闻一经发布,“目前,尚不会影响三星电子的业绩”,这是韩国证券市场的第一反应。新闻播报当天的2013年9月3日,三星电子股价下滑1%,第二天恢复,第三天仍呈现出进一步上涨的态势。

智能手机目前是三星电子的最大收益来源。一般认为,即便微软诺基亚联合,短期内三星电子也不会受到威胁。相比两年前,Google收购摩托罗拉时,三星电子股价下滑3万韩元,而这一次,证券市场、相关行业几乎没有对三星电子股价会产生“严重负面影响”的预测。

诺基亚没落让韩国担忧的原因

但是,代表芬兰的超级企业转瞬间没落,韩国对此非常不安。

诺基亚高峰时期是Apple推出“iPhone”的2007年之前。2007年后,诺基亚无法应对智能手机革命的巨大冲击。而在智能手机大潮冲击之下,三星电子却能在第二年就成功推出了“Galaxy”。这一决策的时间差,直接决定了此后两家公司的盛衰。

企业的成功不会永远一帆风顺。“如果三星电子发生异变,韩国经济会怎样呢?”看到诺基亚的转让,韩国产业界的这种声音陆续出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诺基亚与三星电子都是本国的“突出企业”,在这一点上很相似。

2007年,诺基亚对芬兰总出口的贡献高达20%。2012年,三星电子对韩国总出口占比高达21%。诺基亚在芬兰产业界的地位举足轻重。高峰时,诺基亚一家公司就占据芬兰上市公司总市值的70%。三星电子如何呢?彭博社汇总的数据显示,三星电子2013年5月21日的市值占韩国股市总市值的18%,其比率虽不及高峰时期诺基亚,但对韩国经济来说同样举足轻重。

韩国不断显现“三星诺基亚化”现象

微软公布收购诺基亚前一天的2013年9月2日,韩国证券交易所公布了“上市公司上半年(1~6月)业绩分析”。

表1 韩国上市公司2013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排名

三星电子

18.31万亿韩元(去年同比增长50.7%)

现代汽车

4.28万亿韩元(去年同比增长-7.7%)

SK集团

2.21万亿韩元(去年同比增长-2.8%)

起亚汽车

1.83万亿韩元(去年同比增长-21.0%)

浦项制铁

1.62万亿韩元(去年同比增长-20.8%)

韩国501家上市公司总收入为55.26万亿韩元,同比增长9.5%。仅从这一数字来看,仍会看到“尽管世界经济不景气,韩国企业还是表现良好”。但是,从这一数字中,如果去除三星电子一家公司的业绩,则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刨除三星电子后,所有上市公司的总收入合计为36.95万亿韩元,比去年同期降低3.5%。从净利润看,没有三星电子的话,比去年同期降低14.8%。完全不是“表现良好”的样子。

三星电子凭借智能手机的良好销售,上半年实现18.31万亿韩元的主营业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50.7%。但是,主营业务收入排名第2的现代汽车,第3的SK集团,第4的起亚汽车,第5的浦项制铁都呈现出比去年同期下降的趋势。所有上市企业主营业务收入总额中,三星电子主营业务收入所占比率相对于去年同期的24%,跃升至33%,净利润则上升至41%。

可以说,韩国经济中,“三星诺基亚化”现象正在发生。

步入“智能手机一条腿”的担忧

最近几年,支撑三星电子大跃进的业务就是智能手机。上半年,三星电子主营业务收入的70%以上来自智能手机部门。

2013年9月4日,三星电子称,将从9月25日开始在欧洲市场上销售智能手表产品“Galaxy Gear”。该产品1.63英寸屏幕,可以通话,也可以收发邮件,是一项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并列的战略商品。如今,三星电子业绩尚没有发生较大变化的征兆。其目标是,今后不断推出新商品,并以此为推动力控制竞争对手。

但是,三星电子只有“智能手机一条腿”走路的话,对于韩国经济来说,容易让人担心“大起”后的“大落”。

韩国竞争力下降,如果三星发生“异常”……

韩国媒体在大幅报道诺基亚转让的9月4日,也同样报道了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2013年世界竞争力报告》。

报告显示,韩国的排名相对于去年下降6位,排在第25位。2007年,韩国一度上升至第11位,而近几年排名不断降低,对韩国产业界的发展信心造成了打击。而芬兰仍是与去年相同,排名第3位。对于在劳动市场效率、金融市场成熟度等大多领域中,仍存在较大问题的韩国来说,比起因诺基亚暂时陷入倒退的芬兰来说,三星一旦发生“异常”,对韩国经济的影响或许更大。

 

                                                                                                                                                                —转至 IT国际快讯 第981期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2-15 18:01:54  【打印此页】  【关闭
  • 版权所有©2016 成都市电子信息行业协会
  •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399号天府新谷
  • 服务热线:028-85327287


Powered by MetInfo  5.2.1 ©2008-2021